<ins id="d9t7l"><th id="d9t7l"></th></ins>

      <del id="d9t7l"><th id="d9t7l"><ruby id="d9t7l"></ruby></th></del>

        當前位置 : 首頁 》新聞咨詢訊 》行業資訊
        城投融資受限 “非標轉標”業務興起
        閱讀數:20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山東、江蘇、四川等地開始出現“某信托-城投債項目”的產品。一位城投公司融資部負責人告訴記者,這類新興產品并非以往的政信類信托產品,即信托以非標的形式將募集資金投向城投平臺,而是信托資金投向城投債,繼而實現“非標轉標”。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助理總經理王佳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從近期數據來看,信托資金仍主要投向工商企業、證券市場、基礎產業和房地產等行業。受‘兩壓一降’的影響,證券投資類信托成為2020年以來唯一保持占比持續增長的信托類型,反映了信托投資向標品化轉型的趨勢。尤其在城投平臺仍然剛兌的趨勢下,存在一定的市場機遇。”

         

        向標品化轉型

         

        根據記者所拿到的山東某地的城投債信托產品信息,該城投債發行主體的信用評級為AA。作為擔保方的母公司主體信用評級為AA+,募資用途為該城投平臺在上交所發行的2021年公司債。值得一提的是,該公司債的票面利率為6.5%,而市場上大部分的公司債票面利率為2.6%至3.8%。

         

        對于該產品公司債較高的票面利率,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從票面利率來看,還是反映出該城投平臺融資難。事實上,從市場來看,信托資金還是希望募集給AA+的城投平臺所發行的城投債,信用評級可以篩選一定的評選。如果像上述這種AA城投平臺,則需要AA+擔保來減少風險。”

         

        此外,該業內人士還認為,信托資金流向公司債要好于私募債。“因為信用分化使得弱區域城投債凈融資多處于萎縮狀態,雖然近期西部某城投平臺私募債從存在兌付隱患到已經兌付,但是市場并沒有因此得到很大的提振。存量債務不會憑空消失,加之借新還舊不暢,市場仍然會存在一定的偏向情緒。”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資金流向證券領域已經在數據上有所顯現。根據信托業協會公布的2021年三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業務數據來看,信托資金仍主要投向工商企業、證券市場、基礎產業和房地產等行業。對此,王佳麗分析認為,“從同比變化看,產品呈現三個特征,一是受近年來‘兩壓一降’政策影響,投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占比顯著下降,信托行業去通道、去嵌套的轉型取得了一定成效;二是證券投資類信托成為2020年以來唯一保持占比持續增長的信托類型,反映了信托投資向標品化轉型的趨勢;三是從信托資金的運用方式看,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以非標投資為主的信托貸款占比已不足30%,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超過8個百分點,而以標品投資為主的交易性金融資產投資占比接近21%,同比上升超過8個百分點。”

         

        對于上述資金的升降,一位城投平臺融資部負責人認為,“城投債目前為止仍然保持剛兌,而政信類產品違約逾期已經屢見不鮮。在推介相關產品時,剛兌是主要優勢之一,安全性遠高于非標類產品。此外,債券是在公開市場發行的金融產品,城投不兌付的成本極大”。

         

        一方面,非標政信類產品發行量下降,與監管部門要求信托公司壓降融資類信托有關;另一方面,信托資金通過標準化產品繼續流向債券市場。一種“非標轉標”的趨勢開始在市場上出現。

         

        “證券投資信托中債券投資相較于其他投資標的的占比最高,規模最大,主要原因在于債券市場的容量巨大,且具有固收屬性,更能夠滿足信托投資者對于穩定收益的需求。”王佳麗預測,“隨著城投融資受限,房地產融資風險增加,預計未來信托資金投向債券市場的規模還將進一步上升。”

         

        君牛財富分析師認為,“信托‘非標轉標’與幾大類資產無法割裂,圍繞土地的平臺、地產,委貸為核心的類信貸業務。從監管而言,監管的基調也是漸進式整改,警惕監管引發的風險。因而把以往的操作模式梳理和增加信息披露,也不失為一種創新。這個‘非標轉標’既打通資本市場,也能夠促進信托承擔起真正的委托、融通等聚焦財富管理、社會服務的職責。”

         

        此外,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除了北京、上海、廣東、江蘇、浙江、福建等省份外,在城投債和城投非標都面臨大幅壓縮的監管背景下,15號文(《銀行保險機構進一步做好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防范化解工作的指導意見》)實際上進一步抬高了城投平臺的融資準入條件,而城投債和銀行融資的規模新增有限的情況下,城投平臺對非標融資反而會出現更大的依賴,尤其是資質較弱或發債難以為繼的城投平臺。在這種看似矛盾的環境下,‘非標轉標’將是城投平臺短期融資的一種過渡方式。同時,城投發債首先要看當地的一般公共預算是否達到了50億元,如果當地經濟狀況較差,城投平臺的主體信用評級又不理想,那么,在當地就很難公開發行債券,而眼下信托將資金投向城投債,則從側面反映出該地區的經濟狀況較好,且城投平臺具備發債的實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規避一些弱資質地區。公開發行的債券屬于標準化資產,發行的債券可以在銀行間交易市場和證券交易所公開流通買賣,也提高了資產的流動性和安全性。”

         

        置換存量非標

         

        2022年以來,低評級城投債的發行受到了更嚴格的控制,城投債的發行主體準入條件、規模占比、借新還舊等也有了更多的限制。近日,江蘇省南通市財政局在官網發布了《南通市財政局2022年工作計劃》,要求“進一步壓降融資成本,對融資成本6%以上的隱性債務全面清理、分類處置,爭取2022年末全市隱性債務平均綜合利率下降到5%以內。督促各地將經營性債務融資成本,一并納入監管范圍。嚴控新增非標融資和高成本融資,確保全市債務綜合成本持續下降”。

         

        據統計,2020年以來,非標信用風險事件涉及的城投企業31家,分布在貴州、湖南、河南、四川等地。其中,貴州20家,占64.52%,河南3家,湖南、吉林和遼寧各2家,甘肅和四川各1家。從行政級別看,2家為省級城投企業,4家為地市級城投企業,其余均為區縣級或園區城投企業。聯合資信有關研報認為,非標信用風險的持續暴露及地方國企信用債違約事件的發生,導致區域再融資環境惡化。此外,“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一年,再融資環境惡化的地區非標信用風險將持續暴露。企業層面,債務負擔重且短期集中償付壓力大、直融及非標融資占比高、對外擔保規模大、有不良征信記錄、再融資壓力大的城投企業流動性風險值得關注。

         

        從各地的政策來看,非標業務壓降已成趨勢。在王佳麗看來,除了可以投資城投債作為標準化產品外,與城投平臺開展的以往存量非標業務也可以通過“非標轉標”的形式去除非標存量。“目前,存量的非標信托貸款通過正規流程發行ABS實現‘非標轉標’,這也符合監管壓縮信托非標規模的導向的。目前。交易所和交易商協會發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主要有兩種類型,一是信托公司作為原始權益人和資產服務機構,向資產支持計劃(SPV)轉讓基礎資產(信托受益權),資產支持計劃募集資金最終用于信托貸款還款資金;二是信托公司將信托貸款債權轉讓保理公司,由保理公司作為原始權益人發起資產支持計劃,通過保理公司進入交易商協會ABN市場。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兩種方式都需要信托貸款借款人開立資金監管賬戶,由資金監管行監督貸款資金償還情況。

         

        王佳麗認為,“根據近年來市場發行規模情況來看,以信托公司作為原始權益人,基礎資產為企業債權或者信托受益權的企業ABS項目發行數量和參與發行的信托公司數量都呈現上升趨勢。但信托公司通過ABS方式實現‘非標轉標’需要滿足監管機構對于底層資產池的評級、分散度,原始權益人風險自留等要求,基礎資產還需有持續穩定現金流,因此現實發行中還是存在一定操作難度,預計發行規模增速有所放緩。”

         

        王佳麗告訴記者,從市場體量來看,2021年全市場企業ABS發行規模超過15000億,交易商協會ABN超過6000億。目前信托“非標轉標”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規模占比很小,預計不會對市場流動性產生較大影響。“不過,對于城投而言,主要還是需要通過地方政府債務置換,或通過增加城投債發行規模來化解存量非標債務。”

        采訪中,有分析人士認為,雖然目前信托資金流向債券領域的比例在上升,但從過往的投資來看,信托資金并非擅長在證券市場開展業務、發行產品。對此,王佳麗建議,“如果想在城投債產品有所為,從短期來看,部分信托公司可以先期通過開發TOF等組合投資產品逐步培養投研能力。但從長期來看,信托公司需提高自身的主動管理能力,通過加強標品投資的內控管理體系和業務流程建設,招聘具有相關投資經驗的投資經理、交易員、研究員、信評和估值清算人員。”

         

        原文鏈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7037127846474954&wfr=spider&for=pc

         

        日韩一级毛一片男女,日韩一级无码免费毛片,日韩一级午夜一级A片,日韩一级一欧美一区二区,日韩一级做a影片爱橙影院